杂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杂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事动荡亏损扩大现在还有谁能救Lanvin-【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7:16:00 阅读: 来源:杂质泵厂家

Lanvin是全世界以连续经营计历史最悠久的时装屋,如今正在面临诡异而动荡的时刻。本周,Olivier Lapidus接过了Lanvin的创意大权,取代任职只有16个月的前任设计师Bouchra Jarrar。Jarrar执掌下的Lanvin的业绩并未能到达预期。2016年,Lanvin营收大幅下降23%,达到1.62亿欧元,为该公司10多年首次出现亏损。有消息来源称其今年亏损还将扩大。

这与其2012年还处于巅峰的境况相去甚远,当时该时装屋在长期合作的时任设计师Alber Elbaz执掌下,创造了2.35亿欧元营收。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据业内人士透露,这颗问题之种早在十多年前就埋下了。王效兰(Shaw-Lan Wang)首先从成功的香氛特许经营开始,于2001年从欧莱雅集团(L’Oréal)开始购得Lanvin所有权。同年,她聘请了刚刚被Yves Saint Laurent解雇的Alber Elbaz,并给予公司少部分股权,被指约为10%。

此举后来被证明是极为高明的。Elbaz成功将Lanvin变成了因“女性第一”的时代精神、完美无瑕的时髦鸡尾酒裙闻名的全球明星品牌。Elbaz或许能好好做一个设计工作室的问题解决大师,但他的业务管理与团队建设能力也高超得罕见。由于拥有该公司部分所有权,尽管多家超级奢侈品牌抛出橄榄枝,他也没有离开。这似乎是一段完美的合作伙伴关系,但一路以来出现了不少问题。

由于缺乏资源投入公司扩张,王效兰开始以资产换现金:首先是在2002年,她将Lanvin品牌在日本的特许经营权售予日本的企业集团伊藤忠商事(Itochu);接着在2007年将品牌香氛特许经营权售予法国香水巨头Inter Parfums。但这还没完:2009年,Lanvin被迫引入一位少数投资者,该投资者Lanvin据传提供了高达数千万欧元的注资换取25%持股。交易完成后,Thierry Andretta担任总经理,Lanvin也开始开出新店。但却表现不佳。

与此同时,Elbaz在创意更迭上陷入困境,时装系列开始自我重复,要吸引挽留那些已拥有多条品牌标志性裙装的客户成为挑战。Lanvin同时也未能研发出强大的配饰业务——配饰业务是十分重要的增长杠杆。实际上,Lanvin的销售下滑也始于Elbaz执掌品牌时期,王效兰与Elbaz之间因此开始变得紧张,这位设计师认为她对公司的投资不足。

而王效兰本人确实不好伺候。尽管有持股25%的少数股东,她喜欢单方面做出决定,而她的战略长远眼光并不如其微观管理能力。有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把她称作是“一位店长”。

2013年4月,Lanvin总经理Andretta辞职,表示此项决定处于“个人原因”——据称他的辞职亦是与王效兰在品牌战略方向上出现分歧(而这时Lanvin在近年来因“战略分歧”而辞职的第二位经理:2008年,Paul Deneve也因与公司“意见不同”离开)。但在Andretta离开后,王效兰没有对外正式寻找新的执行团队的最高领导,而是迅速提拔了被外界认为对其言听计从的前Lanvin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的Michèle Huiban。

到了2015年10月,王效兰与Elbaz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化到这位设计师在董事会议拍桌子的地步。在Elbaz效力品牌14年后,他的合同被终止,他被挤出了公司。“我祝愿Lanvin能够拥有法国最好的奢侈时装屋所应得的未来,希望Lanvin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商业愿景,踏上正确的道路继续向前,”Elbaz在一份声明中证实了已被驱逐的事实。

再一次地,同样没有任何正式任命过程。这回王效兰采纳了Huiban的建议选择Bouchra Jarrar。Jarrar的设计得到业内高度尊重,但她本人也很难相处,上任Lanvin之初便辞掉了原设计团队不少成员,只剩寥寥数位产品开发人员。最终,她严格精确的套装风格——与Elbaz的柔美风格出现重大偏离——并没有能说服买手下单。很快她就被认为是品牌的错误之选。

Lanvin董事会提出的建议是不仅要找新的设计师,还要聘请新的联合首席执行官,将Huiban的重点转移到行政与财务。但王效兰没有给予太大关注,任命友人Olivier Lapidus担任创意总监,引发了董事会集体递交辞呈。

业内人士对相对不知名的Lapidus到任Lanvin反应冷淡,对王效兰打算将时装屋转型为某消息源所称的“法国的Michael Kors”即轻奢市场定位窃窃私语。

确定地说,Lanvin依旧拥有强大的品牌DNA,但弱势的设计师、弱势的管理团队与失去斗志的员工的组合,公司的现金流动问题似乎开始恶化。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有现金储备,但或将不足持续6至9个月,这意味着王效兰或将再次冒着进一步稀释品牌的风险,诉诸资产出售或建立许可协议等手段解决问题。

想要反转,Lanvin可能需要新的管理团队以及一位设计作品真正具有口碑与信誉的新设计师,但这似乎没可能——当然了除非王效兰决定将品牌转手。走到这一步,Lanvin无疑对一系列不同潜在买家有着吸引力(包括私募基金与大型奢侈品集团),但王效兰需要降低出价期望。实际上,Lanvin已在过去两三年已经认真考虑过出售,但据消息来源王效兰对出价的预期与现实脱节。而与此同时,Lanvin的价值还在下降,品牌稀释的风险则在上升。

如果王效兰还想拯救这家公司及其投资的价值,那么现在就应该将其出售,把Lanvin交给更有能力管理它的人。

>>进入朗雯品牌中心

灰指甲如何治疗

关于灰指甲的治疗方法

阴阳同补的中成药有哪些

小孩子消化不良的症状

芪苈强心胶囊吃多长时间好

宝宝肚子疼拉肚子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