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杂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基金子公司九大业务对接全能资管链条浮水

发布时间:2020-03-26 16:30:18 阅读: 来源:杂质泵厂家

本报记者 李新江 北京报道

一家基金公司的子公司业务能够给公募公司带来多大的规模想象?

5月16日,来自一家次新基金公司的数据显示,成立三个月后,旗下子公司业务带动的规模增量达到1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该公司目前旗下所有公募基金的总规模。

按照消息人士的说法,新华基金4月19日成立的子公司深圳新华富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将旗下原专户业务纳入子公司之后,该公司目前还在和股东方新华信托协议,将接手一单百亿规模的银行通道业务。如果得以实施,这意味着多年以来一直难以跨越百亿规模大关的新华基金,通过基金子公司业务迅速超过原公募业务的规模。

包括新华基金、东方基金、财通基金、英大基金、国金通用和方正富邦等基金公司在内,多数中小规模基金公司在传统公募业务增长上遭遇瓶颈,基金公司子公司业务已经成为这些公司弯道超车的主要抓手。

而对于一些大型基金公司来说,提前布局则意味着更早的获益。比如,目前由嘉实基金旗下另类集团与阳光红岩投资事业集团合作成立的嘉实七星主导的某动画片翻拍真人版本项目已经开始运作。

从2012年四季度基金公司子公司开闸,短短半年多时间,已经俨然呈现出一幅新的资管版图雏形。某种意义上,这并非处于混业竞争的局面,而是一场放马圈地的业务扩张大戏。

摆在基金公司子公司前面的,是与商业商业银行、信托公司、券商、期货公司、阳光私募和上市公司,甚至地方融资平台和非上市公司等资本链条,重新厘定角色形成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合作模式。

而投资标的则包含传统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期货市场,各类直投项目,利率、汇率、金融衍生品,以及未来一切可以实施资产证券化的标的。

根据目前基金公司子公司合作金融机构的类别,本报记者梳理目前已经开展和正在研究的九大业务模式,呈现最完整的基金子公司业务版图。

谈及基金公司子公司业务前景,多数基金业内人士提到工银瑞信,背靠国内最大的商业银行,这家基金公司子公司业务的一举一动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据接近工银瑞信人士透露,目前工银瑞信基金(微博)子公司工银瑞信投资公司的管理规模已经达到百亿体量,在此之前,该公司的主要业务项目为幸福城市系列,投向于符合城镇化建设的民生工程领域,以及投资于票据业务的产品。前期工银瑞信投资公司一款北京地铁项目已经进入运作期,这款产品是否为工商银行转表贷款业务尚难判断。

而来自工银瑞信的消息称,工银瑞信投资公司近日正在筹备收益权转让业务,包括依托银行进行的股权质押融资等,这一系列业务均依托于银行系统中准备发行信托类产品的项目,以及大批票据业务需要通过类信托发行理财产品来转移到表外的业务优势,直接对接工商银行的资产池。

另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民生加银子公司的业务围绕民生银行明星分行长沙分行展开,日前加加食品的两位股东将持有的加加食品股权质押给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两位股东又从民生银行长沙分行获得贷款。知情人士透露,民生银行长沙分行尽管仅成立不到五年,但是通过银证合作替代银信合作进行票据业务,资产规模出现数倍增长,是民生银行系统内的创新标兵。

而据民生加银人士透露,民生加银资管公司筹备成立至今,项目储备规模已超过千亿元,立项规模超过了600亿元。储备业务类型将涵盖委贷、票据、股权质押、定增、资产收益权、股权投资等。

实际上民生加银资管公司成立之初就依附民生银行,办公地点在民生银行总行,反而与民生加银基金公司存在更大空间上的隔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民生加银资管公司在民生系统中的定位。

5月21日,民生加银基金一位高管指出,第一年,民生加银子公司将主要从事和民生银行对接的类信托业务。据透露,目前由民生银行为核心的“亚洲金融联盟”囊括约30家城商行和保险机构,按照公司已有的战略设计,与这些机构搭建合作模式,均将是未来民生加银子公司业务的重要出口。而公司与其它银行的合作也已经开始运作。

而中银基金和建信基金等大中型银行系基金公司的业务模式也颇为类似。

而近期新华基金子公司传言从新华信托接手一单百亿规模的通道业务,则是信托公司与银行资产池合作的一种身份承接,与此同时,部分基金公司参与保障房和城镇化等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或也与这一类业务合作有关。

对于资金池和资产池业务,其它非银行系基金公司除了不具备相关股东优势之外,在监管层发布2012【463号文】和8号文之后,银行在参与信托类业务合作时,停止对信托产品投向企业进行贷款增信,这也意味着银行不对通道机构的业务进行实质上的兜底,非银行系信托公司和基金公司子公司在参与类似的业务时,不得不考虑面临的兑付风险,银行系基金公司显然显得例外。

也是基于这一原因,北京某基金公司高管日前受访时表示,目前该公司子公司对于银行资金池和资产池业务非常谨慎,而事实的另一面是,市场上再传出万亿规模的概念,早已不像去年同期一样令人瞠目舌。

银行系瞄准资产池

“接盘”业务呼之欲出

信托业的兑付危机,在一些人眼里是危机,在另一群人眼里是机会。而从另一个角度,基金公司与信托公司并非仅仅是业务版图上的竞争关系,通过业务链条合作,在很大程度上包含了利益均沾的意味。

按照北京某基金公司高管的说法,目前国内信托业屡屡传出的兑付危机,多数并非信托资产的资质问题,而是由于信托抵押物变现能力较差,可能在兑付期无法迅速变现,从而造成刚性兑付的压力。

目前不少基金公司子公司正在研究信托项目接盘产品,在信托产品到达兑付期之后,帮助信托公司将抵押资产变现。

“信托公司的抵押品,譬如土地资产往往按照市价的4-5折甚至更低抵押,如果我们能够接过来,既保障了信托公司的到期兑付,又能通过一个折扣价格取得相关的项目资产或抵押物资产,而且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将这些产品变现。”上述人士指出。

在此之前,中信信托有意将湖北三峡全通融资抵押的土地进行拍卖,不过中间有神秘者出现接盘,但是下一步信托产品刚性兑付的怪圈破局在即,项目资产和抵押物转让机制呼之欲出,也意味着其中将孕育出更大的市场机会。

而目前来看,基金公司子公司与信托公司的合作在另一个领域已经展开。

由于信托产品存在投资人数量上的硬性规定,譬如100万-300万元区间的投资人限定在200人以内,相反对于300万元以上的投资人和企业参与数量不限,使得信托投资人的机构限制信托产品的规模总量。其中100万-300万元的投资人通过集合成立一只基金专户产品,参与信托投资,则避开了这一限制。

而信托产品多通过结构化设计,不同体量投资人承诺收益不同,譬如100万-300万的年收益8.5%,300万以上的为9.5%,通过打包成专户之后,100万-300万实质上能够获得的收益将达到9.5%,其中1%的利差则作为托管费和基金子公司的通道费用,从而实现信托公司、基金公司子公司与投资人的多赢局面。不少信托类产品还设置了1000万以上这一分档,大额投资与小额投资的利差达到2%,使得这一项业务的利润空间从而增大。

日前,北京某基金子公司已经开始运作一款产品,资金将全部用于认购信托产品华澳信托-长信24号信托产品计划,这一产品即是按照上述模式设计成立,在合作链条中,基金公司子公司并不负责专户产品的募集公司,仅仅承担了通道的功能。

据消息人士透露,除了将信托产品大拆小业务之外,目前信托产品的项目期为三年,亦可以通过专户产品的轮动发行,每年兑付部分投资人,然后重新成立专户产品接盘信托资产,将信托产品锁定期“长拆短”,大大提高投资人的流动性。目前已经有基金公司子公司和信托公司在研究相关产品的设计与发行。

尽管这是一项并无技术含量的工程,不过信托系基金公司子公司在这一业务领域拥有天然的优势。

期货业务绕道监管

消息人士透露,除传统的股指期货和商品期货类业务,目前已经有基金公司子公司正在研究推出一种创新型产品,可以绕道从事已被叫停的期货配资业务格外引起市场人士关注。

早在2011年年中,证监会公布《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叫停了期货配资业务。

除了财通基金之外,其它基金公司也在筹备这一项业务,据知情人士透露,某基金公司子公司拟通过成立一只结构化的专户产品,由期货公司原客户资产作为劣后份额,基金公司子公司募集一部分优先份额,进行期货类产品的投资,其中优先份额的资产为劣后份额实现实质性的配资业务。

通过这一设计,期货公司原客户资产合法的做大了投资杠杆,而另一方面,期货公司也通过这一项业务盘活了交易规模,在剔除市场风险的因素之外,在这一游戏规则之下,包括基金公司子公司在内均形成多赢的局面。

从未引起市场关注度有期货背景的基金公司,在基金子公司业务中展现出不同于银行系和信托系基金公司的优势。财通基金即是其中重要的案例,截止到2013年4月底,财通基金发行47单专户产品,累计规模近40亿元左右,包括传统管理型专户以及创新型的商品期货专户和定增专户等类型。

财通基金尚未获得基金子公司业务牌照,目前只是通过专户团队进行相关的创新实验,不过目前其创新成果已经不亚于拥有子公司法人的基金公司。

据公开披露信息,财通基金的股东方财通证券控股浙江省永安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这是国内业务规模最大的期货公司之一。这一股东背景为财通基金子公司涉足期货业务带来了足够的优势。这一业务模式并非仅适用于期货市场,通过结构化的设计做大杠杆,是目前二级市场投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创新的一个方向,配资业务无疑也是基金子公司的方向。

在重大资产重组计划中,基金公司子公司正开始为上市公司的老总们提供解决方案。

日前,东陵粮油实施定向增发,由于股价与发行底价出现严重倒挂,外界都在为东陵粮油的增发能否顺利进行而等待。

上市公司“定制”专户

根据公开资料,东陵粮油拟募集的资金总额上限为5.92亿元,最终,只有新华基金旗下三只基金专户“农行-华融信托·新华3号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农行-华融信托·新华1号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农行-华融信托·新华2号权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买入4478万股。

尽管这只产品增发即面临破发,新华的三只专户产品立刻锁定浮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新华基金的亏损,据知情人士分析,这三只专户可能并非由新华基金募集,而是由东陵粮油方负责寻找资金,由新华基金子公司作为业务通道,量身定做而成。

作为东陵粮油的“资深”流动性股东,新华基金获得这一业务机会显得水到渠成。

实际上这一业务模式在基金公司子公司开展的业务模式中已经相当普遍, 譬如国泰基金、汇添富基金(微博)、华宝兴业基金、兴业全球基金(微博)和财通等基金公司专户业务中,就有不少专门为上市公司量身打造的产品。

譬如汇添富基金专户-盛世资产管理计划集合盛屯矿业公司高管、骨干员工的自有资金,通过汇添富专户集中持有盛屯矿业股权,该资产管理计划资金用于投资盛屯矿业非公开发行的股票。

而本报获得的资料显示,近期某涉矿资产重组的定增业务,也是由基金公司子公司出面完成,其中资金方面无需基金公司筹措,由上市公司大股东全盘解决,这一合作模式在基金公司子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已经非常普遍。

但是这与原先募集资金参与定增的传统资管业务不同,“量身定做”的背后可能隐现着具备“知情特权”的关联资金,通过借道基金子公司完全避免了公开披露,这里面是否有内幕交易之嫌仍有待厘清。

分羹租赁资产证券化

融资租赁市场的资产证券化进程,基金公司子公司显然也并未缺席。

以融资租赁企业应收租金为基础资产发起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作为国内资产证券化推进的重要一环,更多资产管理类公司的参与也是盘活这一市场的主要条件。

3月11日,平安大华基金子公司旗下平安汇通租赁资产1 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成立,这只产品仅在3月6日一天之内募集成立,成为基金公司试水融资租赁市场的首个案例。

在此之前,由于国内资产证券化进程在2007年之后实质性的被叫停,直到2012年开始,这一类业务才开始重新抬头。早在2006年,东方证券已经推出参与租赁市场资产证券化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一步,券商资管和基金公司子公司将同台竞技。

深圳某基金公司高管分析指出,平安大华基金子公司平安大华汇通率先开展这一业务,与股东方背景有关,2012年10月份,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资金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保险资金借道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进入融资租赁市场的大门敞开。也是在这一时期,平安租赁获得租赁业务牌照。

除了平安大华汇通之外,工银瑞信、建信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和招商基金等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因为股东方拥有融资租赁产业布局,而有优势获得更佳的业务切口。

而在金融租赁领域,2012年末,工银租赁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成功获批发行成立,成为首只获批发行的金融租赁资产证券化产品。此外,民生租赁也在金融租赁领域开始业务尝试,与这些租赁公司同门的基金公司子公司,下一步是否会成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分一杯羹也并非难事。

不动产资产证券化

据知情人士透露,某有地产背景的基金公司正在研究与房地产相关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无论是保障房建设抑或是城镇化战略的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是未来金融机构在非二级市场投资的重心。

实际上在无论在商业地产还是政府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均已经成为基金子公司投资的一个重要领域。

譬如汇添富旗下子公司汇添富资本推出的该款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所募集的资金用于天津团泊新城的保障房建设,嘉实资本与盛世神州房地产投资基金公司合作募集设立的嘉实资本盛世美澜园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及东吴基金旗下子公司上海新东吴优胜资产管理公司“新东吴优胜-晋江开发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等,均是投向这一领域。

除了传统的PE模式和信托模式的投资,基金公司子公司围绕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资产证券化的研究,或许将极大改变目前地产行业的融资环境,并与地方融资平台实现对接。

据北京某基金公司人士透露,目前已经有基金公司在研究包括土地储备、项目资产和成熟物业等多层次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这与目前国内资产证券化推进的政策步骤同步。

而来自嘉实基金的消息称,该公司也在密切关注资产证券化类业务,不过尚未上升到产品设计的环节。

一旦这一项业务开闸,基金公司子公司将与包括地方融资平台和相关

项目公司直接对接,相比目前PE进行的pre-IPO和信托公司进行的抵押贷款项目,在融资链条上延长到更上游和更下游,这也意味着围绕基建产生的融资链条更为广泛。

与此同时,地产类项目的风险不容小觑,嘉实基金参与的新城B和华夏幸福等项目最终胎死腹中,则意味着目前资产管理公司仍然对项目风险的甄别十分严苛。

股权质押低门槛竞技

引入股权激励模式的万家基金公司子公司万家共赢一直备受市场关注。

在此之前,东方园林控股股东将旗下限售流通股质押给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基金公司子公司参与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的第一单生意。

随后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还接受三秦电子股东的个人股权质押业务,兴业全球子公司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公司接受申科股份股东何建东的股权质押,民生加银基金子公司民生加银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加加食品两家公司的股权质押融资。

与基金公司同台竞技的还有券商资管,由于券商资管业务链条与上市公司更为“接近”,在券商资管新政实施之后,券商在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业务上更具备业务优势。

据知情人士透露,万家共赢从事的股权质押融资业务并非自身募集资金参与,而是某券商介绍的项目,万家共赢仅仅作为通道参与。

银行系基金公司则可以依靠基金公司的资产池和资金池业务直接参与,在前期并且在此项业务上“有所作为”的工银瑞信基金的子公司,也在日前,决定进入这一业务领域,这对于其他基金公司子公司来说,不能不算一个“噩耗”。

由于参与机构类型已经有信托公司蔓延到券商资管和基金公司子公司,这一项业务即将引发的价格战也越发激烈,除了通道费用日益降低之外,抵押股权折扣提升则意味着这一业务的系统性风险水涨船高。

准信贷业务试水

除了围绕地产行业进行的资产证券化之外,嘉实基金子公司嘉实资本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出为商户交易提供一款“商户短融业务”的产品,据消息人士透露,这一款产品第一期已经募集完成,募集规模约2亿元。

目前,阿里巴巴在金融创新推进的资产证券化脉络一直备受业内人士关注,下一步两者的合作能否有新的亮点也颇被市场期待。

民间信贷平台发展迅速,根据相关统计,譬如P2P(人人贷)截至2012年上半年超过100亿。专业金融机构的介入有利于这一市场稳定,不过,基金子公司介入仍然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

主动管理的激励创新

在上述业务模式中,无论是对接银行、信托、期货公司、券商、私募基金,或者是对接地方融资平台、上市公司,基金公司子公司扮演的均是融资通道的角色,作为资产管理类公司,主动投资管理的业务在多数基金子公司中获得的青睐程度截然不同。

本报记者从多家基金公司获悉,目前基金子公司在资管业务主要倚赖投资领域的创新,譬如设计投向利率、汇率、商品期货、金融衍生品的产品,甚至推出跨境套利产品。不过在这些领域,基金子公司并没有相应的投资优势,依赖相应的金融机构提供通道业务的趋势明朗。

相比而言,在对冲产品和量化产品上,基金公司子公司可以依赖原公募投研团队形成的投资优势,设立相应的投资管理产品。

“这一类产品与公募基金一样受到渠道制约,很难逃出目前公募业务面临的怪圈。”北京某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对此并不乐观。

但是北京某知名阳光私募公司高管受访时指出,通道类业务由于进入门槛较低,容易形成价格战的趋势,最终只有具备股东优势的基金公司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没有背景的基金公司子公司仍需要依靠主动管理能力提升核心竞争力。

除了在投资标的上进行创新之外,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即将推出的一款主动性专户产品采取“止盈”设置,这是国内首款尝试非固定运作周期激励的产品。在专户业绩达到设置的收益线时,这款产品将触动“止盈”线,继而实施份额清算和利益分配,有效避免已赚取的收益因为市场下跌而遭受冲击。

尖锐湿疣会影响生孩子吗

成都医治尖锐湿疣价格

儿童不小心得了白癜风怎么治疗

人流后为何会盆腔积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