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杂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木以次充好是业内公开秘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47:00 阅读: 来源:杂质泵厂家

在最新实施的红木家具国标《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出版稿)》里(下称“红木家具国标”),去年10月发布的《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报批稿)》(下称“报批稿”)中“不断扩展使用新的树种资源,包括欠知名树种资源”一条不见了。在红木家具行业“保红派”和“创新派”的博弈中,力挺“老红木”的保红派最终占了上风。

争议红木

当时,报批稿中曾明确提出:“在选择红木家具用材时,应在对传统硬木树种用材科学认知、使用的基础上,不断扩展使用新的树种资源,包括欠知名树种资源,应以木材物理力学特性作为科学选材的重要依据。”这意味着,有更多树种可以纳入“红木”的范畴。

《第一财经日报》通过全国家具标准化委员会了解到,为了防止无限制地扩大“红木”树种,避免红木家具行业纷争,最终,有关红木木材的新国标和2000年发布的红木木材的国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红木)》(下称“红木木材国标”)保持了一致。

“新的树种资源”现于报批稿而在红木家具国标中被删除,折射了“保红派”和“创新派”之间的博弈。

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王克对记者说,红木市场中,“保红派”和“创新派”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这里面存在不同的利益群体,所以没能形成共识。”

“红木家具”是中国传统硬木家具的一种称呼性用语,“红木”也并不是一种具体的物种,而是一种木材泛称。

在民间,狭义的红木也叫老红木,主要指交趾黄檀、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以及印度小叶紫檀。而广义的红木指旧国标里的“5属8类”,它在4种老红木之外新添了20余种,目前共有33种树种被定义为红木。

事实上,红木木材国标里的一些名贵红木已处于濒危状态,尤其是海南黄花梨。王克告诉记者,为了让红木家具行业可持续发展,创新派曾建议将一些在结构、密度、油质、纹理等方面接近的树种纳入“红木”范畴。

“以次充好”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创新派提出的这一主张招致“保红派”的不满。一些红木家具厂商表示,原本红木木材国标里“5属8类”33种红木组成的市场已经存在各种乱象,如果将红木树种再扩大,将会招致更多混乱。“再这样下去,红木就真的只名不贵了。”

目前的红木家具市场上,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印度紫檀是最为高端的产品。

记者了解到,直径为10~15公分、1米长的海南黄花梨卖到1200万~1600万元/吨。“从海南乡下一些小贩手里买来的大料就更加贵得离谱了。”一名红木家具厂商告诉记者,直径30公分、长度2米的一块木料已经卖到了10500元。而由于海南黄花梨极强的资源稀缺性和政府保护力度,一木难求的局面下,市场只能以越南黄花梨代替海南黄花梨,目前越南黄花梨的价格也攀升到了400万~500万元/吨,而在2006年,越南黄花梨才8万元/吨。此外,印度紫檀的市场价格也已到150万元/吨左右。

除去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印度紫檀这三种高端木材,交趾黄檀作为民间长久以来被津津乐道的“老红木”,是目前市场热度最高的宠儿。交趾黄檀俗称大红酸枝,产地为老挝、柬埔寨和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由于泰国政府明令禁止这种红酸枝木的出口,目前市面上的大红酸枝主要来源地是老挝和柬埔寨,但近年来大红酸枝的市场也较为混乱。

记者走访上海规模较大的一处名贵木材市场发现,这里提供大红酸枝、微凹黄檀、花枝木、花梨木、紫光檀、黑酸枝、巴拿马花梨木、非洲酸枝木等近20种价格不一的木材。

而在其他几家红木家具市场中,基本却只能看到标着“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印度紫檀、交趾黄檀、条纹乌木”等较为贵重的红木家具。

一名来自红木世家的“圈里人”告诉记者,用一些较便宜的“新红木”去充当老红木的做法是行里“公开的秘密”,大红酸枝尤为典型。

由于墨西哥一带的微凹黄檀(属于旧国标里的红酸枝木类)在纹路上和老挝、柬埔寨一带的大红酸枝非常相似,往往在不同程度上被充当后者,但前者木材的市场进价在5万元/吨,后者根据木材大小,价格在7万~15万元/吨不等。此外,进价3万元/吨、来自巴拿马的微凹黄檀也常常被充当正宗的大红酸枝,尽管巴拿马的纹路较墨西哥的粗,但是只要家具上漆而不是打蜡,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

“不仔细看,有时候我们也会把墨西哥的当成是老挝的。”木材市场里一名从事大红酸枝买卖的人士也向记者印证了上述厂家的说法。

上述圈里人告诉记者,他们去老挝、柬埔寨选木头的时候,发现那里的大红酸枝已几近砍伐完。“特别是老挝,90%已经被砍光了。”该人士说,等到这些国家的砍完了,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国家有这种材料了,现在北京的不少木材批发商已经开始囤积大红酸枝木料。

被抬高的新红木?

除了红酸枝木类,黑酸枝木(一种有黑色条纹和褐色芯材的老红木)类的真实价值也让人摸不清楚。一名老红木家具厂商告诉记者,在不少老上海人眼中,以前的黑酸枝木比红酸枝木更贵,但是在“5属8类”中,黑酸枝木的种类扩大成了8种,其中,印度尼西亚的阔叶黄檀、马达加斯加的卢氏黑黄檀,进价仅为几千元/吨,有时候却卖得比大红酸枝还要贵。“就是因为消费者以为现在的黑酸枝木还是以前的黑酸枝木,看到红酸枝木卖得贵,就觉得黑酸枝木的家具好。”

上海一家专营大果紫檀(俗称缅甸花梨木)家具的门店里,客厅的沙发三件套、茶几和电视柜五样的合计价格为13万元。而一位红木家具厂商对记者说,他们这样一套的大红酸枝也要十五六万元左右。目前,缅甸花梨木的市场价格为1.5万元/吨(直径30公分,长2米),一般而言,制作客厅五件套需要1至2吨的木材,加之5000元/人/月的人工费,以平均3个月的工期计算,这套缅甸花梨木的利润较为可观。

而市场似乎并未接受新红木。有人表示,“5属8类”中,不少新型红木被纳入红木的范畴,本就是对红木文化的不尊重。一些热衷老红木的人士对记者抱怨:“客厅的一套巴西花梨也就1万~2万元,还没用榫头,和实木家具差不多,老的花梨木会散发香味,但是非洲花梨木是臭的,海黄是被历史认可的,终极的收藏家是绝对不会收藏新的。”

记者在木材市场发现,原先从事“亚花梨”等一些可能被纳入“欠知名树种资源”的生意人已经停止了这种买卖。他们表示,这种木材的利润太低,也没人买,所以还是改做老红木了。

还原木材的价值本质

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也有一些红木家具厂商表示,红木的价格高低,往往是几个占据龙头地位的大厂商操控所致。“量少好炒,量多难炒”,木材价格的高低,有时候并不是树种本身价值的反映。

浙江东阳市的一名红木家具厂商对记者说,无论是老红木还是新红木,只要是结构细密、油性好、纹理漂亮、稳定性高的,就应当被支持。

一些厂商反映,非洲酸枝木的稳定性较巴里黄檀、奥氏黄檀、交趾黄檀的稳定性有过之而不及,但前者的价格只在4100元/吨,后者的价格分别达到了1.7万~2.5万元/吨、2.5万~2.8万元/吨和7万~15万元/吨。

还有人认为,虽然有些厂商用微凹黄檀冒充交趾黄檀,但实际上,微凹黄檀在油质和纹理上并不比交趾黄檀差。上海的一名红木家具经销商对记者说,就像越黄替代海黄,白酸枝替代以前的红酸枝一样,微凹黄檀替代交趾黄檀是一种必然趋势。

目前,微凹黄檀的储量至少是交趾黄檀的十倍,且交趾黄檀中最受宠的老挝红酸枝木面临着砍伐过度将近绝迹的威胁。“所以势必要另寻他途,现在只不过是有人觉得不正宗而已。”

这名经销商强调,传统木材和新型木材本质上并没有矛盾,两者谁也不要打击谁。“新型木材的真实价值需要像传统木材一样,传统红木有历史的验证,新型红木也需要未来的见证。”

实木电视柜批发

冷冻机

标准小铲车批发